新闻中心视频专题数字报旧版

党媒推荐图库政务部门动态

精彩互动

莱芜日报教育公益赢牟

鲁中晨刊论坛文学活动
行业资讯

报社之窗游戏

莱芜发布汽车

我和我的书记兄弟的深情厚谊

2017-10-24 10:21:55    莱芜新闻网    

    不久前回故乡,我携妻子抽空去看望我们村的书记——与我同龄的祥旭兄弟。叙谈间,他又提及我们的童年往事,提及我俩的第一张合影。虽然时光已经逝去了40年,但往事历历,清晰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宛如发生在昨天一般。
    实际上,作为一个村里同姓又同一个辈分之人,我和祥旭两家的关系并不近,用农村的话说,就是“早已出五服了”。可由于祥旭的亲奶奶是我母亲的亲老姑(我姥爷的亲姑姑),于是各亲各论,从本姓庄乡论,祥旭管我父亲叫二叔;从亲戚关系论,祥旭管我母亲叫姐姐。
    或许是这方面的原因多少起了些作用,反正从记事起,我俩就一直情趣相投、志趣相合。加上我比他只大几个月,所以尽管两家住得相对较远,上学后也不在一个年级,但一有闲空,我俩总喜欢聚在一块,无论是拾草、拾粪,还是打牌、下棋,几乎形影不离。
    如果是节假日或星期天,又适逢下雨或下雪,不用说,我们两个不是在我家里就是在他家里,或打牌,或聊天,或看小画书。饿了,经常在他家里吃;困了,经常在他的炕上睡。用他家我大娘的话说,就是“权当和一个娘养的孩子似的”。
    记得是1976年初春一个星期天的午饭后,我喊了祥旭,正欲结伴去拾烧草,忽然听到有人喊“来照相的啦”。那个年代,在我们老家的偏远山村,轻易见不到照相的,于是,祥旭的母亲拿出一元钱递给祥旭,让我们两个在当时的村卫生室前留下了我俩今生的第一张合影。那时的祥旭,整整比我矮半头。
    按理说,读小学,我俩不在一个年级;上初中,我俩不在一个学校;高中虽是同在一所学校上的,但也分属两个年级,且后来我转学了,我俩不该走得这么近。但此情此谊正应了那句老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识君”。谁叫我们俩投脾气呢!
    1980年9月,矮我一个年级的祥旭,在我家乡的平度七中顺利毕业;我转学平度一中后,也在当年的全国招生统考中被山东师范大学录取。喜讯传来,不用分说,祥旭骑上自行车,就陪我到县城取录取通知书,来回140多里路,他没说一个累字。开学前,他还郑重地送我一个精致的塑皮日记本,并在扉页写上了祝福的话,让我牢记我们的友谊。
    大约是在我读大二的那年,祥旭便找了媳妇。相亲时,姑娘对祥旭方方面面都满意,就是嫌个子“矮了些”。可也是,都18周岁了,祥旭的个子还是比我矮不少。“常言说,二十三,蹿一蹿;二十五,鼓一鼓。早不长晚长,小伙子还正处在发育阶段呢!父母的遗传基因在那呢,放心,矮不了!”媒人的一句话,让姑娘打消了顾虑。自那以后,姑娘便成了我的弟妹。定亲之后的祥旭,也真给媒人长脸,几年的工夫,就足足蹿了半个头还多。每当假期里我去找祥旭玩,遇到弟妹在场,她必定亲切地喊我“哥哥”。每次我返校前,或在祥旭家,或在我家,他母亲或我母亲,总要炒几个好菜,让我们俩痛快地喝一场。
    他有高兴事了,写信告诉我;我有好消息了,写信告诉他。即便没有什么喜庆事,日子久了,也互相通封信,报告一下各自的工作和学习情况。祥旭喜欢看书报,我就把我在大学里订阅的《辽宁青年》等杂志放假时带回家送给他,让他开眼界。我毕业参加工作后,立即写信告诉他我的去处,并始终保持着频繁的书信往来,直到电话和手机取代了书信。“你每次写给我的信我都完好地保存着,足足有四五十封之多。”祥旭说,“它可是我们数十年友谊的见证啊!”
    祥旭结婚那年,打算买一辆自行车。当时的自行车是凭票供应的,市场上根本买不到。获知此事后,我立即写信向在外地工作的伯父求助,几经辗转,终于让祥旭遂了心愿。为此,祥旭不止一次地在媳妇面前夸我这个“哥哥”的好。
    祥旭大婚之日,适逢我假期结束回返工作单位的日子。不想,我去辞别时,因为过于高兴,他竟然喝大发了,迷迷糊糊地只顾埋头睡觉。无奈,我只好留下来再等他一天,直到第二天我俩痛痛快快地叙了旧,又小酌了一番后,才动身回单位。
    婚后有了孩子,祥旭没有忘记把女儿的“百岁”照片寄给我;我带媳妇回故乡,见的第一个童年伙伴是祥旭。许多年后,我和妻子在各自单位都有了一定的职务,祥旭在村里也由起初的村两委成员晋升为村主任,后来成了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在小20年的时间里,他和村两委成员一起,带领全村父老乡亲发展林果业、石材加工业,硬化村庄道路,搞“五化工程”(硬化、绿化、亮化、净化、美化),使得老家的百姓生活越来越富裕、村庄面貌越来越漂亮,全村上上下下谁见了谁夸好。作为村干部,祥旭不仅在基层换届选举中第三轮连任村支部书记,还被青岛市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看到印有他头像的硕大的光荣盘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他家显眼的位置,我暗自感叹:“我这书记兄弟真是好样的!”
    “从进村两委开始到现在,我在村里已经任职30多年啦!”祥旭告诉我。
    “正因为你干得好,所以父老乡亲才拥戴你一直干到现在。重任在肩啊,我们村以后的发展还得靠你,你可得再努把力加把劲!”我以老大哥的身份调侃般地鼓励说。
    “没的说啊!又是多半年没见了,你每次回来,咱兄弟俩都要喝酒叙旧的,这次也不能例外!”说着,祥旭就张罗着要找陪客,准备开局。当同去的妻子说明我因身体原因不能喝酒后,祥旭快人快语:“好,情况特殊,这次就先依你,以后回来再补上!”
    3天过后,正当我们一家收拾东西准备回返时,不想,没能与我喝酒叙旧的祥旭提着大包小包上门了,“花生油、大馒头、山栗子,都是你弟妹给你和嫂子拾掇的土特产,绿色、环保,带回去吃!”我乐得接受,就像小时侯饿了就在他家吃饭一样,毫不客气地收下装上了车。
    想及头天晚上祥旭提到我俩的第一张合影,我觉得眼下又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我让妻子取来相机,拉上祥旭,在我家的老屋前,按41年前的站位,再次留下了象征我俩兄弟情谊的彩色合影。
    快门按过后,看看照片上的我俩,祥旭已然较当年比他高出半头的我高出数公分了。幼稚和天真尽已褪去,沧桑和成熟写在脸上。“这张合影很有纪念意义啊!”祥旭说的有“纪念意义”,是指属虎的我俩,今年刚好满55周岁!
 

莱芜新闻网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laiwunews

莱芜新闻网腾讯微博:http://t.qq.com/laiwuxinwenwang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点击进入 嬴牟社区新闻杂谈 发言
如果你对莱芜新闻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到论坛反馈
   1、莱芜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莱芜新闻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莱芜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莱芜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莱芜新闻网、莱芜日报、鲁中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推广信息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网站导航|莱芜公益|联系我们|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
莱芜市委宣传部主管 莱芜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1]33号鲁ICP备10030761号网站电话:0634-6220100 网站邮箱:laiwunews@126.com
Copyright © 2005 - 2012 www.laiwu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莱芜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网法律顾问:车洪刚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9号

莱芜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