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视频专题数字报旧版

党媒推荐图库政务部门动态

精彩互动

莱芜日报教育公益赢牟

鲁中晨刊论坛文学活动
行业资讯

报社之窗游戏

莱芜发布汽车

石磨

2018-08-01 09:22:57       作者 郝效德



星期天上午,妻子催我去吕芹村把一袋子小麦磨成面粉。我答应后便把麦子放到车上,骑电动车带着孙子去了吕芹村的一家面粉加工厂。负责加工的男子把麦子倒进面粉加工机的斗子里,一按电闸,屋里立即传出了轰隆隆的机器磨面声。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啊!它立即把我带进了童年时代,带进了小时候家人用石磨磨面、磨煎饼糊子的场景中,更想起了我家那盘大石磨。


自打我记事起,记得在老家北屋的前窗台边安着一盘石磨,据说是我老老爷年轻时安上的。看上去,我家的这盘石磨比别人家的高大,尤其是两层磨盘厚厚的、高高的、宽宽的,分量特别重,推起磨来特别费劲,比别人家的要多用不少力气。但也有个好处,那就是磨面、磨糊子要比一般的磨要快。所以,左邻右舍的大娘、大婶们都乐意到我们家借磨用。


在过去的农村,石磨是人们必不可少的,因为人们要吃饭就离不开它。有钱人家都有专门的磨坊或磨棚,夏天可防晒遮雨,冬天可挡风避寒。有钱人家推磨不用人,用毛驴拉磨。他们把小毛驴往磨上一套,把驴的眼晴用布子一蒙,随后喊一声“驾!”,小毛驴就乖乖地转起圈来拉个不停。一圈、二圈、三圈,像一只上足了弦的表,转个不停,直到磨完主人所要加工的粮食为止。用驴拉磨,首要的是先给驴套上个笼头,为的就是防止驴偷吃磨台上的粮食。但大多数人家还是用人工推磨,见有驴的人家用驴拉磨那个眼馋劲就别说了,只怪自己命不好,叹惜自家没钱买驴!


据我所知,在我小的时候,我们村除了个别“光棍汉”家没石磨外,家家户户都有一盘石磨,虽然大小不一。因为石磨对家家户户的作用太大了,没有磨就不能磨面、磨糊子,磨不了面和糊子就不能做饭,因为谁家也不会生煮粮食吃。


推磨、推碾,摊煎饼、做饭,是当时农村最令妇女头疼的几样活。由于当时农村没电,用机器磨面、磨糊子根本连想也不敢想。摊煎饼,首先得用磨或碾把小麦或玉米加工好,而推磨加工特别费劲、费时间。尤其是磨小麦,磨个一遍两遍的根本磨不下多少面,磨10多斤麦子不知要围磨台转多少圈,有时转得头晕眼花。


大人如此,孩子们最烦的也当属推磨了。记得我小时候上学,好不容易过个星期天或放假了,总想玩玩轻松一下,可大人们总是给你一根推磨棍、一根套棍绳,让你和大人一起推磨,而且像驴一样,上了套就甭想再下套。特别是放了寒假临近过年,家家户户要摊下过年的煎饼,母亲天天蹲在鏊子跟前摊,我和姐姐、弟弟天天围着磨台转。好不容易盼着有时间玩一玩,可一盘石磨把我们拴得牢牢的。推完这盆是那盆,没完没了,真是烦死人。有时正推着磨,听到街上有小孩玩耍的声音,便放下磨棍,偷偷跑出去玩一会儿再跑回家。可糟糕的是,在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家里的鸡已经趁空袭击,跳上磨台尽情地饱餐一顿。大人知道后,一顿挨训挨打算是免不了。


修磨是家家户户经常要做的一道工序,石磨推的时间长了,中间的石缝会慢慢被磨平。那样,就失去了磨的威力,推磨时就会光转不出活,瞎子点灯白费蜡。修磨得用“修磨匠”,修磨是门技术活,一般人干不了,他们都来自山里,而且是会制作石磨的人。修磨人常年围着农户转,谁家的磨用了多长时间,是否该修了?他们心中有数。也就是说到了该修磨的时候,修磨匠就会自动上门修。修磨不贵,当时修一盘磨仅要5毛钱,如果遇到吃饭时间,到谁家谁家就管顿饭。不要好的,主人吃啥他吃啥,吃饱就不吃了。


时光如梭。家中的石磨伴随我们家度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为我们家的生活做出了一定贡献。记得我刚上高中时,村里购进了两台机器,一台磨面机、一台磨糊子机,每磨一斤面收3分钱,磨一斤糊子要2分钱。用机器磨面、磨糊子,既省力气又方便,从此结束了农村用石磨磨粮食的历史。再后来,农村个体户经济快速发展,有的人建起了面粉加工厂,要吃面除了用小麦换,也可直接用钱买。现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更方便了,只要有钱,想吃馒头买馒头,想吃煎饼买煎饼。最让人高兴的是,外卖、网上购物、微信支付等都进了农村,想吃啥了,电话一打、鼠标一点,各种食物就会送上门。想想过去,看看现在,人们真是赶上了好时代,掉进了福窝里,要说不高兴、不幸福,那才叫生在福中不知福。


​作者 郝效德

莱芜新闻网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laiwunews

莱芜新闻网腾讯微博:http://t.qq.com/laiwuxinwenwang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