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视频专题高层专页

区县新闻图库政务部门动态

精彩互动

莱芜日报教育公益赢牟

鲁中晨刊论坛文学活动
行业资讯

报社之窗游戏

love莱芜汽车

清明时节思故人

2018-04-03 10:31:02   莱芜新闻网    张鹕

​全家福

失去母亲,是我童年最大的悲哀和不幸。但父亲却用他顽强的意志和博大的父爱,换来了后辈人的幸福和快乐,这是无法用语言褒扬的人性美。

我的父亲张玉东,字筱鲁,1908年12月出生,1988年9月辞世,距今整整30年了。父亲那瘦弱的身躯,谦和慈祥的笑脸,饱经沧桑的皱纹……至今令我难忘。

父亲护我安度童年

我自幼命运多舛,4岁那年,在一次随父参加拥军慰问演出返回途中,遭遇马车坠桥事故,我被摔到6米高的桥下,头部受重伤,险些丧命;5岁那年,玩耍中摔倒,眼部碰到长条凳边角差点眼伤失明;同是在这一年,祸不单行,我和同街孩子结伴逮蟋蟀时,遇到一只大蝎子,净胆大妄为,效仿大孩子的样子,直接用手捉蝎子,蝎子没逮着,大拇指却被蝎子蛰了,肿得像大红枣一样。撕心裂肺的哭声,痛坏了父亲的心。两次“大事故”住院治疗数十天,都是父亲日夜伴我身旁,直至出院。

6岁那年,38岁的母亲因病去世了。稍懂事的我,闻此噩耗,趴在母亲身上大哭一场,嗓子都哭哑了。虽然母亲因身体原因,无法给予我更多的爱,但母子血脉相通、亲情始终相连。母亲的离去,让14岁的哥哥、才两岁的弟弟和6岁的我,从此成了没娘的孩子。

承受着中年丧妻巨大痛苦的父亲,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所压垮,凭着一个中年男子汉应有的责任和担当,牢记母亲临死前的嘱托“不要让3个孩子掉到地上”,擦干眼泪,拉着3个未成年孩子,开始了近32年艰辛生活的征程。我从6岁起,一直到我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亲眼见证了父亲为我们兄弟三人的艰辛付出和巨大牺牲。父亲的壮举,让我一辈子挥之不去,令我敬重、令我泣颂、令我愧疚。

双肩担起父母责

由于常年为母亲治病,开销较大又无法顾及药铺买卖,致使药铺破产,父亲只能从异地贩运货物中,赚取差价来挣钱养家糊口。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远途贩运货物往返较多的是青岛、南京,每月至少要四五趟往返,每次父亲从外地返回家中,不懂事的我和幼小的弟弟就急促地围拢到父亲跟前,嚷嚷着索要好吃的、好玩的,全然不顾父亲的疲劳。而此时的父亲总是微笑着将兄弟俩左抱右揽,一边亲昵地摸摸弟弟的脸蛋,一边拿出从外地带来的玩具、食品,递到两人手中,其乐融融,父亲在外劳作的辛酸毫无知晓。(那时,16岁的大哥,为了分担生活压力,离家出伕(打工)去了)。

夕阳西下,为了赶走疲劳小酌一杯的父亲并未接着卧床歇息,而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拿起我玩耍时撕破的裤子和小弟纽扣全无的褂子,缝补起来。当我睡醒一觉起来,看到父亲还在灯下走针引线,忙个不停。春去秋来,年复一年,这样的场景不知重复了几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经常出门在外父亲的艰辛有了朦胧的体味;稚嫩的头脑有了体贴的念头。有一年,父亲常年贩运的货物,出现了滞销。收入减少,开销紧张,父亲不得不另寻其它出路。听人说,贩卖黄烟叶可赚点钱。于是,父亲备好了扁担、烟筐,一试身手。外出那一天,凌晨四五点钟,父亲就起床摸黑赶路去了。目的地是远郊乡村,往返足有五六十里路程。中午时分,我和弟弟买了几个烧饼,就着咸菜下饭。3点过后,小兄弟俩就开始跑到街头,向着父亲返家的方向,翘首期盼。夜幕降临,我只好哄着弟弟入睡。晚上8点了,还不见父亲日渐苍老的面孔,我喉咙里不时涌动着一股股酸楚。直到9点多钟,才隐约听到那熟悉的蹒跚脚步,由远及近,来到窗下。我疾步出门迎接父亲,小手握着父亲的大手,眼里噙着泪花,咬着嘴唇不出声,生怕引起父亲的伤感。来到家中的父亲,看到床上酣睡的弟弟,扭头掩面,轻轻地问了一句“你俩没饿着吧?”这个场面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58年了,每每在我脑海浮现,仍会潸然泪下。难以想象,我这个又当爹又当娘的父亲,是怎样度过数十载艰难岁月的?

细心呵护,恩重如山

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亲自领着我到学校报到,把我交到了老师手中。深知家境贫寒、出身单亲家庭的我,好学钻研、争强奋进,不仅没有被家庭条件优越的同学歧视,反而对我报以好感和钦佩。每学期的成绩都列全班前三名,第二年就光荣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当上中队委和小队长。父亲为我自豪,也增强了他带着孩子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尽管挣钱艰难,生活拮据,他还是竭尽全力满足我们兄弟俩的要求。每次从外地返家,总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不光有好吃的,还有儿童玩具和增长知识的书籍、画册。

穿衣方面,父亲也给我们精心打扮一番。我记得,父亲曾从南京给弟弟买了一套儿童海军夏服,那白底蓝边的海军肩佩,微风一吹,显得弟弟特精神。弟弟对此十分高兴,经常在梦中笑醒,还故意走东家串西家“显摆”。那时,少先队队日活动,时兴穿白色上衣、蓝色裤子队服,系上鲜艳的红领巾。一般家庭的队员,一到队日,大多都是借别的队员的衣服穿。我父亲却不顾生活困难,给我做了整套队服,尽管是一般棉布料,但我穿在身上,胳膊上佩戴着“两道杠”,胸前飘荡着鲜艳的红领巾,心里很骄傲。

我深知父亲的用心良苦——— 没娘的孩子在穿戴上不比有娘孩子差多少。多给自己的孩子点尊严、自信,少给孩子点伤感。

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家日子很难熬。街坊们好言相劝:“先让老二辍学回家挣钱养家糊口吧。”父亲谢绝了街坊的劝说,“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老二上学”,后来的事实证明了父亲的远见卓识,我今天的一切都是父亲给的。

永远不对称的付出与回报

在中国,无论晚辈年长、年幼,在长辈面前永远是孩子,孩子永远是长辈的牵挂。

1970年3月,我随着三万多工程管理、技术人员、复退转业军人、知识青年、民工来到了地处莱(芜)新(泰)沂(源)三县交界的鲁中腹地,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三线建设钢铁大会战。眼前是一片荒山野岭、土地贫瘠的丘陵地带。会战初期,各方条件很差,吃、穿、住、行十分困难。

我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家人,来到这穷乡僻壤。那时,我刚从学校步入社会不到两年,还是个涉世未深的青年(19岁),父亲自然牵挂在心。离家不到半年时间,父亲就风尘仆仆来到现场。看到我们住的油毡纸、秫秸搭建的临时住房和食堂饭菜,稍稍不太放心地返回老家。为了宽慰父亲,我经常写信告诉父亲,放心勿念,我们的条件会一天天好起来。但事隔三年,放心不下的父亲还是再次来到莱钢看望儿子,随身携带了一大瓶我儿时最爱吃的土豆炖肉,足有三大碗。更可敬的是,当时单位分处黄羊山南北两个工地,我在山北,父亲只好从山南步行到山北找我。我们父子会面时,父亲已经是气喘吁吁。当香喷喷的土豆炖肉端到桌上与同事们分享时,大家都很感动,羡慕我有一个善良、纯朴、爱子心切的好父亲。那年父亲已66岁了。

从失去母亲到兄弟仨陆续成家立业,度过了二十三个春秋,这期间甚至过后数年,兄弟仨(尤其我和弟弟)一直得到父亲的呵护、爱抚,父子感情日甚一日。当我们有条件回报父亲的恩德时,都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父亲一生嗜酒,逢年过节,我们兄弟仨就托人购买名贵白酒孝敬老人。父亲爱吃的食品,只要市面上有售就买回家;父亲爱吃水饺、馄饨,这恰是我妻子的强项,只要父亲在我家住段时间,隔三差五甚至连续几天都能吃上热腾腾的水饺、馄饨。为此,父亲甚感惬意,直夸我娶了个好媳妇。父亲还有个爱听京剧唱段的嗜好,我就攒钱买了部录音机,购置了全套梅派唱腔磁带给他欣赏。

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满足老人所需和喜好,毕竟那时各方条件不如人意,收入也不高,孝顺老人与现在相比,还是有很多缺憾。现在条件好了,父亲却永远地离开我们了,父亲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是我们终生的遗憾。我们只能想象,如有来生,我们将竭尽全力,回报父亲的付出。

感恩可敬的父亲!

作者 张鹕

莱芜新闻网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laiwunews

莱芜新闻网腾讯微博:http://t.qq.com/laiwuxinwenwang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点击进入 嬴牟社区新闻杂谈 发言
如果你对莱芜新闻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到论坛反馈
   1、莱芜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莱芜新闻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莱芜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莱芜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莱芜新闻网、莱芜日报、鲁中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推广信息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网站导航|莱芜公益|联系我们|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
莱芜市委宣传部主管 莱芜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1]33号鲁ICP备10030761号网站电话:0634-6220100 网站邮箱:laiwunews@126.com
Copyright © 2005 - 2012 www.laiwu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莱芜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网法律顾问:车洪刚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9号

莱芜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