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视频专题数字报旧版

党媒推荐图库政务部门动态

精彩互动

莱芜日报教育公益赢牟

鲁中晨刊论坛文学活动
行业资讯

报社之窗游戏

莱芜发布汽车

大表哥

2018-03-10 10:19:02       刘恒杰

得到大表哥去世的消息,我急忙从学校回到家里,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向大表哥家疾驰而去。我听见母亲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啜泣。

大表哥是我大舅的长子。我记得正月初五那天,大表哥来看我母亲时,我还回家陪大表哥吃了午饭,吃完午饭我就回学校的宿舍了。那天下午4点多的时候,母亲托人捎信来,说是大表哥没有走,要我回去一趟。我回到家,见大表哥正和母亲围坐在小铁炉边说着话。大表哥在不停地说着他们村里的事,他们家族里的事,他们自己家里的事,母亲也偶尔插上一句半句。我不停地给大表哥续着茶水。我插不上嘴,就去准备菜,春节后的菜大都是现成的。我想,大表哥的村子离我村只有十几里地,路很好走,又没有庄稼棵,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晚上我要和大表哥好好喝一杯。

那天晚上,我和大表哥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一些以往的事。其实,我和大表哥并没有多少共同的话题,因为大表哥比我大十几岁,我们没有共同的童年,没有在一起玩耍过。大表哥喝了两茶碗酒以后,母亲就劝他不要再喝了。大表哥说,今晚上不回去了,住下。我知道大表哥海量,斤半白酒下肚也没有事。我把酒温热,再给大表哥斟满,又将盘盘碗碗的菜折在铁锅里,然后又切上一块豆腐,把铁锅放在小铁炉上。小铁炉的火呼呼地响,屋里很暖和,我和大表哥围炉而坐,边喝边谈。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多了,我才起身向学校的宿舍走去。那天中午我回家时,母亲说:“你大表哥天不亮就走了,他趴在被窝里,抽了半宿烟,和我说了一宿话,也不知道他怎么有那么多的话说。”我看见屋门口的小铁炉旁堆着一堆烟头。

在我的记忆中,大表哥每年春节后来我家,总是近中午时才来,吃了午饭就匆匆忙忙地回去。那年他在我家住下还是第一次。我想,那次大表哥破天荒地在我家住下,而且和母亲说了那么多的话,是否在冥冥之中向母亲辞行?

我对大表哥最早的记忆,是他背着我过河的情景。

那年我5岁,跟母亲去大舅家。母亲抱着襁褓中的妹妹走在前头,我跟在母亲的后边。那已经是农历的年底了,田地里光秃秃的,路上也看不到一个行人。过了长埠岭,来到嘶马河边时,才看见水面上原来的小石桥被冲毁了。河水不深,也不是很宽,要是在夏天,我们脱了鞋挽挽裤脚就过去了,但这是冬天,河里虽没有结冰,但河水一定很凉很凉。母亲犹豫了一会儿,就领着我顺着河岸边的一条小路向上游走去。母亲说,她记得往上走五六里路还有一座小石桥。我们往上游走了不远,见河对岸的树丛里跑过一个人来,那人边跑边喊:“三姑!三姑!”原来是大表哥。我们停下来,听见大表哥喊:“我背你过河!”母亲一听大表哥要背我们过河,说啥也不同意,喊着:“不行!水忒凉!”那边大表哥已经脱了鞋,挽起了裤,走到河里来了。大表哥过来后,说:“一点也不凉。三姑,我先把俺表弟背过去。”说着蹲下身子让我上去。我趴在大表哥的身上,感到他的身上暖暖的。大表哥把我背过去以后,又回去把妹妹抱过来。我抱着妹妹,大表哥又回去把母亲背了过来。

我想,大表哥的身体一向是那么好,怎么就突然去世了呢?有一年,我父母盘算着要翻盖北屋。那时翻盖屋最大的一项准备工作就是打土坯。木料用旧的,石头和砖瓦也添不了多少。我家只有父亲一个男劳力,父亲又没有兄弟搭手,母亲就叫来大表哥帮忙。那也是一个冬天,因为冬天农活少,即使有点农活,和队长请假也比其他时候好请。父亲就借来土坯模子石礅子和大表哥去坡里打坯。那年大表哥还不到20岁,但他干起活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有一天,父亲被队长喊去修路,大表哥就一个人去打坯。那一天大表哥一个人竟打了500多个坯!要知道,打土坯是个体力活。那天下午放了学,母亲让我去坡里叫大表哥回家吃饭。我去坡里,看见大表哥还在一个人干着,他上身只穿着一件单褂子,头发上冒着热气。等他把一个打好的土坯在砖墙上放好,又一下子跳进土壕里,抓起铁锨来,先铲下满满一大铁锨土,将土填在坯模子里,这一锨土填满了坯模子的多半部分。接着,他又铲了一铁锨土放进去,这一锨要比第一锨少一些,接下来的第三锨土比第二锨还要少。当第三锨土倒进坯模子后,坯模子里就堆起了呈鱼脊梁状的一堆土。这时,大表哥就将铁锨插在土堆里,一步从土壕里跃上来,又轻轻跳在坯模子里的土堆上,用双脚把模子里的土前后踏实。接着,他向手心里啐了口唾沫,两脚站在坯模子的沿上,伸手提起旁边的石礅,待双手提至齐胸高时,突然把石礅重重地砸在坯模子那土堆的中央。然后,他一边在坯模子沿上挪动着双脚,一边弯腰弓背手提石礅前后左右捶打,咚啪咚啪咚咚啪……大表哥一个人一天打500个土坯,而且每个土坯都有角有棱,结结实实。他的这一壮举———在当时堪称壮举,迅速在我们村及周围村子里传开,以至有许多人在干农活的间隙,远远地走过去观看。

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大表哥还无师自通学会了木匠活。大表哥脾气好,手艺精,又肯钻研,干活既快又实在,而且用料省,周围十里八乡盖屋做家具的都来请他。无论家里多么忙,对别人的请求,大表哥从没有推辞过,也从没有给人家误过事。大表哥乐于助人,街坊邻居有事叫他帮忙,总是随叫随到。

那天,我带着母亲赶到大表哥家时,才知道,就是大表哥为别人家帮忙,出事了。

那天早晨,浇了一宿麦田的大表哥回到家里刚坐下吃早饭,南边胡同口住着的一个街坊走进大门,叫着大表哥的名字说:“你先去帮帮忙,我那里杀树,夹道里那棵槐树不好弄,好几个人都不敢上去,又怕砸了屋。买树的人都在等着。”大表哥一听,二话没说,撂下煎饼站起身来就跟那街坊去了。大表哥去了以后,看见那棵又高又粗的槐树,在北屋和西屋山墙之间窄窄的夹道里,锯下的树枝弄不好很容易砸坏了那家人和邻居家的屋顶。大表哥和那些来帮忙杀树的人交代了几句,然后把绳子拴在腰里就上到树上去了。三根树杈锯下两根了,大表哥把腰里的绳子解开拴在最后一根树杈上,要下边的人不要急着往下拽,他让拽时再拽。因为是最后的一根树杈了,大表哥的身子没有了任何依靠。大表哥小心翼翼地一下一下地锯着那根树杈,正在锯着时,下边一个拽绳子的人拉起绳子想拽拽试试——— 谁知,就是那一试,树枝咔的一声从锯口处断了,猝不及防的大表哥被断了的树杈撅了下来。大表哥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我听大舅说,就在大表哥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他说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快送我去医院!”

没有等到医院的救护车到来,大表哥就咽气了。从大表哥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里,我想,他对人生是多么留恋!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大表哥只上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他去世的时候,他的儿子正在上高二,学习很不错。大表哥是多么盼望他的儿子考上大学啊。我听母亲说,那天夜里,大表哥和母亲说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儿子。他说:“明年等儿子再考上大学,咱家里就有两个大学生了,我这些年下的力也算是没有白费。”那时,我的二表哥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

送丧那天,全村老老少少几乎都来了。我看到,所有的人的眼里都含着泪水。

大表哥于1997年农历二月初五去世,年仅41岁。

莱芜新闻网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laiwunews

莱芜新闻网腾讯微博:http://t.qq.com/laiwuxinwenwang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点击进入 嬴牟社区新闻杂谈 发言
如果你对莱芜新闻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到论坛反馈
   1、莱芜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莱芜新闻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莱芜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莱芜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莱芜新闻网、莱芜日报、鲁中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推广信息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网站导航|莱芜公益|联系我们|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
莱芜市委宣传部主管 莱芜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1]33号鲁ICP备10030761号网站电话:0634-6220100 网站邮箱:laiwunews@126.com
Copyright © 2005 - 2012 www.laiwu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莱芜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网法律顾问:车洪刚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9号

莱芜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